以太坊外无Defi?EOS:我有

以太坊外无 Defi?

以太坊外无 Defi?

Defi 即 Decentralized Finance(去中心化金融),这个概念在 2019 年在加密货币圈内大火,一定程度上反映了 区块链 的妥协。金融领域,才是 区块 链 能颠覆之地。

然而,可供枚举的 MakerDAO、Dharma、dydx、Compound 等 Defi 项目,均建立在 以太坊 上。经历 2018 年如火如荼的发展之后,如今已在 以太坊 上衍生出包括借贷、预测、信托等去中心化金融生态。其中 MakerDAO 的市场份额占比最大。

其他公链也在觊觎这一领域,比如 以太坊 最大的对手EOS

5 月末,运行不足一个月的 EOS REX( EOS 资源租赁平台),抵押总额在 Defi 市场的占比超过 50%,首次超过 以太坊 上头部 Defi 项目 MakerDAO。起量之迅速,不禁让 BM 也脱口而出「去中心化金融的未来在 EOS IO 上」。

这句话现在看来说得太早,2018 年博彩仍然占据 99% DApp 生态系统的 EOS ,在 Defi 上起步稍迟(数据来源*DApp.com)。但至少也引起了无限遐思,作为继 以太坊 之后的第二大智能合约公链, EOS 有机会在 Defi 领域弯道超车吗?

如果回顾 EOS 在 Defi 上的试水轨迹,不难发现 EOS 与 以太坊 在 Defi 发展初期存在共性:即借贷、稳定币、DDEx 成为了最初的 Defi 产品形态;但不同的是,由于主网资源的特殊设置, EOS 在资源套利上多了一份 Defi 产品。

本文盘点了部分 EOS Defi 的轨迹,试图探讨公链发展 Defi 的必备因素、以及 EOS 可能存在的优劣势。

EOS Defi 盘点

The block 曾用图表总结了 以太坊 在 Defi 上的项目列表,其中将其分为了支付、信托服务、基础设施、交易所&流动性、投资、KYC、稳定币、预测市场、保险、借贷等诸多类别。

将类似的标准套用至 EOS 上,也可整理出 EOS 的 Defi 生态版图:

此外,如果将 Defi 的定义更加泛化, EOS 在中心化托管的钱包的活期理财也可一并算入,例如虎符钱包的 RAM 借贷、以及 EOS REX 挖矿理财。

总的来看, EOS 投资者们最早在资源(RAM、CPU、Net)上开始套利的实验,另外,由于 DApp 的繁荣, EOS 上的去中心化交易所居多,目前的新趋势是去中心化借贷,头部 Defi DApp 规模仍然尚可。

主网资源的套利实验:万众期待却供过于求

EOS REX,是 EOS 在 Defi 上的特色产品。

对标 以太坊 中的 gas, EOS 将主网资源分成了更为复杂的三类:RAM(内存)、CPU 和 Net(带宽)。但在 EOS 中非开发者与开发者之间,主网资源需求并不平衡,为降低开发成本,资源租赁平台应运而生。

我们可以看到的是,从最早的 EOS Bank 开始,其后出现了 LaoMao团队的 Bank Of Staked, EOS Cloud、chintai、iBank、火币矿池、鲸交所 CPU 租赁、畅思 EOS 畅币宝、MEET.ONE 开发的 CPU爆爆宝、虎符钱包、ZKS 等各类租赁产品。

在以上大多数租赁平台中,出租者通过出租自有 EOS 获得租金收入。这种以抵押 EOS 来盘活闲置资源的租赁模式更像是银行的定期理财,稳定无风险、且利率与出租的时间成正比。

而 Rex 的出现,加深了「去中心化」这一概念,并通过新增平台代币,将主网资源予以「通证化」,赋予分红,从而创造租金之外的套利空间。

在 Rex 中,Rex token 为资源代币,出租者质押 EOS 之际换取等额的 Rex token,根据 Rex token 占 Rex 资金池的比例,由此获得 Rex 分红的权利。

分红除了租赁收益之外,还包括 ram 交易手续费以及来自 eosio.token 合约的短账号竞拍费用。

也就是说,Rex 的利息是浮动的,由租赁需求+系统收益决定。举个例子,当前受供大于求的影响――当前 Rex 池已有 9343 万 EOS 待租赁,但租赁需求仅占 Rex 池的 2%,使得 Rex 的回报率维持在一个较低的比率。但近期随着 BM 购买 330 G RAM 以供其社交程序 Voice 使用,推动了 RAM 价格的水涨船高,同时也间接推动了 Rex 年化率的提高。

当前在 CPU/Net 需求并没有得到明显提高的情况下,REX 体现出现的时间价值并不算高,但在短账号竞拍以及 RAM 手续费用的刺激下,其短期套利仍然存在市场。

如果做一个简单粗暴的计算,将 REX 每日交易额*相应天数,也不难发现,REX 交易总额也可媲比 2019 年第一季度 EOS 所有 Defi 的交易总额。前者数据来源于 DApptotal 取样,后者数据来源于 DAppcom 推出的 《DApp 市场 2019 年第一季度报告》,报告显示,在 EOS 5 亿多的交易总额中,Defi 占比 6%。

期待 DApp 市场的复荣,随着对 CPU 租赁的需求得到实质增长,Rex 的收益率也将水涨船高。

新兴的战场――去中心化借贷

回顾 以太坊 的 Defi 之路,去中心化借贷无疑是最浓墨重彩的一笔。

EOS 上的两个借贷项目 EOS DT、PIZZA-USDE,两者的中心逻辑在于将 EOS 通证转换为稳定币,与 MakerDAO 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同样引入了稳定费、爆仓罚金机制、拍卖系统、治理等新的风控措施。

这一模式最早可以追溯到 2016 年,BM 在交易所 Bitshare 上提出的抵押机制:用户通过超额抵押 BTS 生成锚定人民币的稳定币 BitCNY,如果将 BitCNY 继续购买BTS 进行连环抵押,用户就可通过该方式杠杆做多,实现造富效应。

? EOS DT

在 DApptotal 排列的锁仓总额排名中, EOS DT 位居前五,截止目前已经锁仓 1734 万美元。

EOS DT 由一个叫做 EOS Equilibrium 的国外团队主导开发,其中心思想在于超额抵押 EOS 以获取与美元 1:1 等值的稳定币 EOS DT,如果抵押品价值低于 170% 且不及时补仓,将扣除 20% 的罚款,合作商为预言机服务 Oraclize,后者也为 以太坊 提供服务。

在 Equilibrium 的架构中,同样有着类似于 MKR 一样的治理代币 Nut,用于新建和移除仓位,投票选出风险参数,更改费用、利率和抵押水平,监控 EOS DT 的市场供应等。不过目前 EOS DT 还未过渡到去中心化治理机制。

EOS DT 创始团队表示,之所以选择从 EOS 和 EOS IO 技术开始,是因为它比 以太坊 更快,交易费用接近于零,并且拥有足够强大的基础设施,可以同时为大量用户提供高质量的体验。此外,他们在调研之际,了解到钱包商、DApp 项目方对于稳定币的需求不小。

当前 EOS DT 仅收取 1% 的管理费,抵押资金多来自 EOS DT 投资方。他们也透露,BM 曾经对 EOS DT 表示过兴趣。

? PIZZA-USDE

从 6 月 8 日开始空投的 PIZZA,创始人是超级节点 Hello EOS 发起人梓岑。

根据梓岑表述,PIZZA 在 2018 年初就开始筹备,考虑到 EOS 主网上线后开始走出长熊趋势,不管是开发者还是用户都在持续流失,才于今年 5 月 1 日上线。

PIZZA 维持了 175% 的抵押支持,不及时补仓将扣除 10% 的罚款。虽然当前数学建模资料暂时还在完善中,但梓岑说,目前的研究成果是认为罚金 10% 系统直接扣除是不太妥当的,应该是系统拍卖掉债仓后,从拍卖中收取类似手续费性质的。

另外不同于 MakerDAO 隐藏在代码中的拍卖系统,DAI 在爆仓清算时可能会出现拍卖不及时导致系统风险累积的问题。PIZZA 将拍卖系统开放给用户,当债仓爆仓后,拍卖的用户大约有 3% 的利润空间,而当跌到 1.5% 左右利润,系统会和用户一起抢拍,避免跌穿的风险。后续将接入各大去中心化交易所和中心化交易所,让爆仓的 EOS 直接在交易所中出售,可以增加系统的流动性。

同时 PIZZA 将控制债仓的抵押率配比,来降低系统性风险。另外,PIZZA 后续也开一个储蓄利息,类似稳定币银行,用户存进 USDE 生息。

据 DApptotal 数据,当前 PIZZA 在 7 日用户人数、7 日交易总额、7 日交易笔数的增长率一度超过100%。

EOS Defi 弯道超车的机会在哪里?

不论是种类还是规模, EOS 相比 以太坊 仍然显得乏善可陈。

起步晚也许是最大的因素,但细究下来,Defi 适合什么样的土壤仍然是本文要抛出的问题。

这个问题可以分拆成几步来思考。

首先, 以太坊 为何成为 Defi 类项目开发者的首选原因?

一方面由于 以太坊 公链出现时间较早,并且是第一个支持智能合约的公链项目,当前已经成为市值第二大的数字资产,由此成为早期 Defi 类项目开发者青睐的驻扎地。

另外,MakerDAO 中国区负责人潘超告诉 Odaily星球日报,MakerDAO 之所以选择 以太坊 ,是出于 以太坊 资产带来的网络效应、安全以及足够去中心化的考虑。

就网络效应来说,资产端与发行端是 Defi 核心两端,借贷以及衍生品是发行端,均需要资产端作为保障;而相较其他公链, 以太坊 除本身已是一个较好的资产外,同时也积累了许多有实际用途,又有一定规模的 ERC20 资产。

与此同时,经历长时间的发展, 以太坊 在安全方面已经足够完备;此外,相比于节点治理制度, 以太坊 上的 Defi 项目无需面临治理道路上的困扰。

第二问,部署 EOS 公链的顾虑又是什么?

我们听到的答案有开发门槛、安全以及节点集中化。

前两个答案来自去中心化交易所 DDEX 的 COO 王博文。从 2017 年底创建的去中心化交易所 DDEX,发展至今交易额已经位居全球交易额第一,现在部署了 Tron 和 Binance chain。

就智能合约语言来说, EOS 基于 EOS IO 的 区块 链 使用 WebAssembly(WASM)执行用户生成的应用程序和代码,和 以太坊 的虚拟机 EVM 并不一样,“转换语言会有难度和一些风险”。DApp 开发者陈韬也表示,DApp 的确在移植至 EOS 公链的过程中会更加麻烦。

不过可喜的是,在 6 月 1 日的发布会上,BM 宣布 B1 为 EOS IO 区块 链 专门设计了虚拟机( EOS VM)来运行合约,这将使得 EOS IO 比原来快 12 倍。可以预见的是,Defi 在开发门槛的阻碍或将消失。

而安全对于手握巨额财富的 Defi 来说尤为重要。据 区块 链 数据与安全服务商 PeckShield 的统计,去年 7 月至 12 月间, EOS 链上的 DApp 共发生 49 起安全事件,波及 37 个 DApp,导致项目方共损失近 75 万枚 EOS ,按照攻击发生时的币价折算,总损失约合 319 万美元。

之所以 EOS 安全问题爆的比较多,慢雾科技安全架构师 Johan 认为,主要是“新东西,开发者经验不足,合约缺乏审计”,随着生态的成熟(包括开发者经验、开发工具、行业成熟做法),“最近就很少安全事件了”。

此外, EOS 节点集中化也成为听到最多次的答案。

包括的隐忧有: EOS 节点集中化带来的安全风险。对此,慢雾科技安全架构师 Johan 表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 EOS 上的安全问题 95% 以上是智能合约的问题,暂时没有出现过节点作恶导致的安全问题;此外,安全问题也需辩证看待, EOS 在安全方面的优势来自于它的透明可验证,可治理。

也有 EOS 治理状态下有可能造成的资产冻结。在临时宪法未被替代之前,自 EOS 主网上线以来就开始运作的 EOS 核心仲裁法庭 ECAF,由于下令冻结了数十个钱包的资产而陷入争议。事实上,特权机构对于资产冻结的裁决,对于重资产流动性的 Defi 来说并不友好。

不过随着治理机制的发展,今年 4 月,EUA( EOS 用户协议)已经取代临时宪法,ECAF 已被废除。

另外,节点的集中化对于 To B 端的 Defi 产品开发者或许也并不友好。毕竟,在拉拢 EOS 持币大户的关键渠道,节点们或许更有优势。

第三问, EOS 的优势是什么?

相比于 以太坊 , EOS 最大的优势在于性能。梓岑认为,基于 EOS 高性能和本身高流动性,链上结算可缩短至几秒,足以实现实时结算,且在流转率高的应用场景中更好适应,例如 DApp、去中心化交易所。

但性能是否是 以太坊 Defi 上的紧急痛点?仍然值得商榷。

潘超认为,速度慢并不是 Defi 的问题(bug),而是特征(feature)。以 Maker 为例,延迟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能够避免短时间下跌带来的爆仓风险;此外,重要的大额交易在主链上进行,保证安全,而小额支付在状态通道或者侧链完成即可;王博文也表示,DDEX 采用的是链下撮合,链上交易的机制,在很大程度做到减少链上资源的使用。

梓岑则认为,被爆仓并不是一件坏事,爆仓是消除系统风险的方式。因为性能不足,本应爆仓而没有爆仓,只会导致系统风险累积。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Defi 适合的土壤需要具备的因素有:具备足够高的市值;资产端丰富;足够安全;足够低的开发门槛;流动性。其中,治理以及性能是 EOS 实现弯道超车的机会所在。

注:本文章摘自于 36氪




声明:本文来自reddit平台用户投稿,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reddit-www.jq6.cn】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若转载请标注文章来源:【当前页面链接】

区块链相关

区块链媒体相关

区块链技术相关

挖矿相关

比特币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