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圈大关机

一场由比特币价格“闪崩”引发的矿圈大关机已经发生。

一场由比特币价格“闪崩”引发的矿圈大关机已经发生。

10 天时间里, 比特币 价格从 6500 美元,跌到了 3652 美元,看着那个像楼梯一样一天一个台阶下降的 K 线图,老矿工尤亮感慨,这波行情让币圈矿圈都很惨,整个行业都快消沉到死寂。

那 10 天是从 11 月 15 日到 11 月 25 日。

自称“中本聪二世”的廖翔在朋友圈贴了一张 比特币 矿机关机币价图,调侃道“币市无情,人间有爱,现金收关机 矿机 ,10 元一斤”。

币印矿池联合创始人朱砝则表示,这波行情导致占全网 25% 算力的 矿机 关停,币印 矿池 也为此损失了 30% 的算力。

“过去两周,60~80 万 比特币 矿机 拉闸关机。”鱼池 矿池 创始人“神鱼” 告诉 Odaily 星球日报。“鱼池的 比特币 算力也下降 10%。”

“矿海会”创始人阿牛告诉 Odaily 星球日报,将有六七成矿工在“寒冬下”离场。

10 个月前, 比特币 暴涨至近 2 万美元,人们蜂拥而来;10 个月后,币价跌破 4000 美元,“矿难”之下,人们又黯然离场。一位业内人士感慨,这一切的背后,映射的是人们对财富的盲目追逐,以及资本泡沫的无情打击。

“七八成”小矿工离场

今年 6、7 月份,矿工个体户江振勤因为家中建新房,就把手上的 13 台显卡 矿机 和 14 台莱特币 矿机 (蚂蚁 L3+ 和芯动 A4+)转手了。

“挖了 6 个月,扣除成本基本没挣钱。”江振勤眉头低垂,眼望窗外。

“妻子还舍不得。要不是急着用钱,其实那些 矿机 还能挣钱的。”11 月初,说这话的时候,江振勤没有料到后面的行情。

11 月 20 日, 比特币 价格突然暴跌,从 5200 多美元跌破了 4400 美元。经过 5 日震荡下跌后触到了 3600 美元的低点。与年初的最高点相比,跌去了 80% 多。

“像过山车一样”,那几天眼睁睁看着 比特币 价格跳水。现在江振勤知道,6 月的“忍痛割爱”实际上帮他逃过了一劫。如果还留在手上的话,半年前能卖 5000 块的芯动 A4+ 矿机 现在只能卖 200 块了。

币价暴跌对江振勤这种主要进行“挖卖提”、关心短期收益的基层矿工来说,无疑是一场灾难。

“很多矿友都陆续关机了, 莱特币 的算力直接降了 10%。”他说。

11 月 26 日,“神鱼”告诉 Odaily 星球日报,两周来,全网已经有 60-80 万台 矿机 拉闸关机,鱼池的 比特币 算力也下降了 10%。

“关机倒也还好,算是暂停投入及时止损吧。要命的是之前一个币都没卖,等着币(价)涨的矿友,在这节骨眼(资金)周转不过来了,那可真要割肉了。”江振勤缓缓地呼了一口气。

虽然早已抽身而退,但这个曾给他带来希望,让他以为能借此实现财富直线增长的行业而今这般景象,让他颇为感慨。

没有人能统计这次“矿难”波及的范围,矿工社群“矿海会”创始人阿牛告诉 Odaily 星球日报,据他们观察,“这次‘七八成’的矿工都要走了,主要是一些中小散户,关机的大矿场也有一两个。”

“原因主要是收不抵支,又没有足够的资金熬过不知何时结束的严冬。”阿牛说。

早已暗藏危机

币价暴跌只是最后一根稻草,矿业早在币市还热火朝天时就已危机暗藏。

去年 12 月,数字资产价格达到了历史新高点,也为矿圈这个沉浮 5 年的产业带来了一批新人。

阿牛告诉 Odaily 星球日报,当时什么都被炒热了, 矿机 价格、场租费、电费价格都很高。蚂蚁 S9 矿机 成本也就两三千,在那时被炒到了 3 万块一台。而四川、新疆、内蒙古等电力充足的地方,一夜之间多了不少矿场。

上述矿工尤亮就是那一时期加入的矿工,其专门从台湾来到大陆,希望通过挖矿实现财富自由。从英国留学回来、在深圳创业失败的李祺也是那一时期加入,他在四川建厂,4 月, 比特币 价格跌破 7000 美元、一台 矿机 每天收益只有 15 元左右的时候,他曾对 Odaily 星球日报叹息说:“要靠信仰支撑下去。”

“那时入场的小散户,在这场矿难中就首当其冲。”阿牛说,他们入场的时机导致所拿到的 矿机 成本、电费价格都比较高。同时,随着大批算力蜂拥而入, 挖矿 难度也水涨船高,也就是 比特币 挖矿 收益降低。

“这几项因素他们没控制好,导致在熊市中币不挣钱回不了本,币价再暴跌就更扛不住了。”阿牛说。

“失算了。”在去年底添置 矿机 的江振勤说。

原本他预计 3 个月就能回本,后来慢慢发现这个愿望变得遥遥无期了。

矿机 难卖

矿工离场,上下游的日子也不好过。

比特大陆亚太地区销售负责人范晓俊在上周的一个矿圈交流会上表示,目前 矿机 很难卖。

北京的一家 矿机 经销商刘烨磊告诉 Odaily 星球日报,上周刚推出的新机蚂蚁 DR5、挖达世币的蚂蚁 D5 销量都不好。客户变少了,收益率难测,大家都在观望。新机器基本卖不动,二手 矿机 还好。现在销量基本从上千台掉到几百台。

位于深圳华强北的赛博广场曾是全国最大的 矿机 销售市场,鼎盛时期从三楼到六楼基本都卖 矿机 。卖电脑配件的商铺门口也立着一块牌,上面写着“全新,二手虚拟币 矿机 有售,现货特价!”

但现在大部分人已经不做了,曾经买 矿机 的大队已经一去不返,还开着的店铺门可罗雀。

华强北 矿机 中间商周麒告诉 Odaily 星球日报,今年以来他们的利润就很薄,现在是时亏时盈。

“我们基本不会囤很多机子了,价格也要降个百来块钱,整体上还算可控。一些撑不住的,就回去卖电脑了。”周麒说。

矿场下游的 矿池 境遇也同样不容乐观。

这个月初,两年前尚位列全球前三的 BTCC 矿池 宣布关停,主要原因即是客户少、算力过小、挖不出块、越挖越亏。

尽管直接宣布停运的 矿池 不算多,但据白话 区块链 的统计,近 1 个月都没有产过块的 矿池 已达 17 家,也就是说他们都面临着亏损问题。

“留下来的 矿池 都在想方设法找客户。”四川矿场主嘉浩告诉 Odaily 星球日报。

不少业内人士都听说,币印 矿池 (Poolin,算力占 BTC 网络算力的 7%)和龙池(DPool)为了争夺矿工“吵”了起来。

据业内人士称,原因是龙池以稍高的价格抢了币印的客户,俗称“偷算力”。所以,11 月 21 日凌晨,双方在一个矿工群里发生了争执。

有同行叹息,这真是非常时期的非常手段。在这个节骨眼上,尽管客户量也不是特别大,但还是激怒了被偷的那一方。

大户打扫战场,抄底“黄金期”?

与小矿工离场不同,一些大矿场、资本方此刻正在做出相反的动作。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 Odaily 星球日报,那些资金还够周转的大户们此刻在等待“打扫战场”,一些“实力选手”甚至还准备投下重注。

“多一个离场者就少一个算力竞对,能在这个空档坚持下来的矿工,就能提升自身算力在全网的比重,即出块概率。”他说。

“我知道新疆的一个矿场主就准备上 20 来万千瓦的装机量,大庄都在拼命堆机器。”嘉浩告诉 Odaily 星球日报。据估算,按一台普通 矿机 约 2kW 算,嘉浩所说的新疆矿场主大约要上 10 万台 矿机 。

目前的算力情况看,虽然散户关机无数,但像 比特币 这种主力币的算力整体没掉太多。

比特币 的全网算力曾在 11 月 23 日时降至 38.765 EH/s,创下近 4 个月新低。但不到一天,网络算力又恢复到了 45.14 EH/s 。

创始人“神鱼”在一次矿圈交流会上表示,“这几天是 比特币 历史上最大的算力回撤期”,大家在控制好成本和风险的情况下,不要错过这个难得的“黄金期”。

“在这种时候能有源源不断的现金流无疑很重要。”还在坚持开机的嘉浩说。

嘉浩之前也遇到过资金周转的问题,所以在资金丰足时投资了一个中型的卡车运输队,“这项业务收入很稳定,在这种时候也是一种支撑,至少能增加点亏的勇气。”

李笑来管这叫场外赚钱能力”,另一位尚未关机的个体矿工志泽说。

志泽从大学同学那里拿到了成本价的电,所以目前尚能盈利。即使币价跌到实在需要关机了他也不怕,因为他还有在某头部互联网公司的稳定工作。

另外,新疆一位矿场主冬雨向 Odaily 星球日报透露,今年陆续有一些传统实业资本进场,到新疆等地 5 亿 10 亿地投资矿场。即使遇熊也有承受币价下滑的资本和手段。“只要手里有币,(未来)钱就不是问题。”他认为。

阿牛也有自己的判断,“我们预测这次熊市至少还要撑 3 个月到半年,最终能挺过这次清场的人,要数那些大户了,可以说是既有 矿机 又有低价电的人。单有 矿机 挖不了,这样的市场不容许多出个赚电力差价的中间商。这场‘矿变’要革新的,或许就是矿工这类生产者。”

如今,退场的矿工们还在网上调侃。

“矿工现在都不太关注币价了。”

“已经到这份上了,心态也就平稳了。”

“我们现在就是打打魔兽,对币价是少看少听少聊。不然能怎么办?真参加群里的比惨大会?”

阿牛相信,矿工们无奈玩笑背后的,是早已暗流涌动一场“矿业洗牌”。

注:本文章摘自于 36氪




声明:本文来自reddit平台用户投稿,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reddit-www.jq6.cn】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若转载请标注文章来源:【当前页面链接】

区块链相关

区块链媒体相关

区块链技术相关

挖矿相关

比特币相关